区块链打破艺术作品价值的“官本位”



  • 以官论价,是当下艺术界最大的恶俗。今日之官,已非古代之官。古代官员,凡以书法见称于后世者,大多学问渊博,功力深厚,有着自己独到的书法造诣。而今日之官,真正懂书法者少之又少,大多是一些尚未入门的初学者。即便为人不错,当了书协主席之后能够为会员们做点实事,但毕竟在以“主席为高”的特殊社会氛围之下,会造成人们对书法作品价值评判标准的混乱。再加上“主席们”身边大批的追随者别有用心而颇感肉麻的吹捧,有时候往往使这些主席们也晕晕乎乎、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的成为了什么大师,久而久之,登报、上镜的机会一多,甚至堂而皇之地当起了评委,对真正的书法家们指手画脚、评头论足。形成习惯,就感觉自己俨然是一代书法大家了。
    书画界的官本位思想泛滥和社会上一切以领导意志为准的现象是一脉相承的。平民个体艺术水平再高,往往也很难得到真正的尊重,官大一级压死人,在社会上已经是一条铁的定律。于是乎,跑官、卖官现象时有发生。此类现象在书画界亦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艺术品圈子里,无论是拍卖行、画廊,还是艺术评论家,甚至买家,都是围绕着权利在审视艺术,形成了一种以官帽大小论价的不正常现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艺术作品估值的“官本位”就是艺术行业权力中心化的产物。在当前区块链的全球热潮之下,去中心化、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引入艺术品行业,将为真正的艺术家们和艺术品市场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区块链引发的艺术品估值、投资、流通等领域革命性变化,将彻底打破艺术作品价值“官本位”现象!
    首先,区块链为艺术作品实现了存证溯源,艺术作品的相关介绍及鉴定细节打包,使用加密算法生成一个全球唯一的数字身份证ID登记在区块链上;艺术品的交易流转信息将被记录在区块链上大家可公开查阅详细记录,历史交易数据可追溯。
    其次,艺术作品成为可以在价值互联网上自由流通的数字资产,使得艺术品可以在一个更广阔的世界里流通交易,这将极大地提高艺术品流通的速度,繁荣艺术品市场的同时,保有艺术品本身的实物价值。
    第三,区块链实现艺术品存证溯源的前提下,为实物艺术品转化为数字资产提供了可能,这种数字资产的持有和流通过程中,区块链自然而然地将艺术品的价值评估权利从“官本位”转交到了大多数人手中,利用众人智慧集体估价,并且通过奖励带动估价者积极性,让艺术品的定价权回到大多数人的手中;大众定价,打破以往由少部分人决定的定价权垄断,集合全社会的共识,进行去中心化的艺术品估值定价,来体现全社会对艺术品的价值认可程度,将定价权真正还给所有人,赋予艺术更广泛的受众。
    第四,区块链使真正的艺术家们获得持续收益,智能合约技术的应用,自动分配艺术品原作及版权收益,在后续流转过程中艺术家将持续获得艺术品的增值收益,使原创艺术家的得到更好的保护。区块链打破艺术作品“官本位”的同时,建立全新艺术品交易生态圈,以新技术、新业态构筑公平、公正和规范的艺术品市场,帮助艺术家、艺术藏家、普通用户安心的参与艺术品市场,推动市场逐步摆脱利益集团的操控,驱动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将价值与自由真正的还给艺术本身。